操千曲而后晓声

/ 十一月 15, 2008/ 未分类/ 0 comments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刘勰《文心雕龙·知音》。

贸易实务的课程设计实际上从十一月的第二天开始的,但结束时间却一直飘忽不定。原先计划一周的实践活动,因为种种原因又延长了一个星期。整个过程也堪称一波三折,偶尔颇有戏剧性。不过无论是错误还是误解,在每一次反思中的轮回,我们重新获得的知识都必定是螺旋地飞升,而绝非漩涡地沉沦。

周日,十一月的第一天。开始预习Itrade的操作流程,准确地说,第一笔业务耗费了我将近两天的时间,当然不是八小时工作制。一个完整的流程下来,数了一下“单据中心”的单据,将近二十张。便想:接下来一周果真任重道远,需要奋斗了。

周一,丁师之前指导课上一本正经地说:下个星期大家要像小白领一样准时上班。于是周一的早上便随便敲开一个宿舍的门:起床了,上班了!周一是由软件公司的几位员工来指导,稍微讲解一下帐号注册流程以及操作指南,剩下的便由我们自己摸索。原以为我早先的预习可以派上用场,早一点进入状态的,不想前日的预习却忘记最开始的价格核算的问题。前日预习只是稍微对流程有了印象,但由于本着避繁就简的原则而且是测试帐号,价格便是随意报的,等到正式开始的时候,才发现第一步计算才是大问题,而且以后的若干天内一直都是大问题,它直接导致了最初几天内的进口商大面积的亏损。

周一,安荣贸易开始与澳大利亚、巴西、中国订约做进口与出口。价格是根据《贸易实务》CIF公式计算的,公式本身是没错的,但此时在关键费用与税收分摊处理上尚缺经验,因此注定这最初的几笔不盈利的命运。当然,幸好最初的一步总是试验性的,都不过1万英镑的贸易额,相当于设定资产的1/60,即使盈利或亏损都不过几百英镑的程度。第一天的单据缮制仍然艰难,每一项仍然必须参阅帮助文件。我素是不喜欢看样本的,尽管有人认为样本效率高,照着抄就行,但到底是不利于对项目的理解,且容易出现误解与偏差的:悉尼公司照样本录入《海运委托书》,照写样本上的拼箱,生生将几大集装箱拆了散装,由此产生大额运费并导致与我第一批出口亏损。当然这仅仅是序曲,日后某中国公司的变故则更为雷人。
 
周二,前一天缮制单据到华灯初上仍未罢手,这一天依旧早期蹲到机房继续“小白领”生活。也许因为是新版本的缘故,软件本身貌似有些不稳定,经常会出现些错误。当然这也是最初的小问题而已。周二之前软件公司的几位工作人员也仍在现场支持。而商院机房的网络稳定性也令人懊恼。不时的与服务器失去联系的状况也开始显现,并在接下去的时间一直困扰我们。

周二,查阅一下记录,至这一天,已经达成6笔交易意向或者正在履约。在初步解决了价格计算与商品选择的问题后,个人效率终于有所显现。不过,本日晚间的估算,却是可能巨额亏损。当然这里所指巨额亏损为1~2万英镑左右,与日后的大单相比,似乎有些轻微了。此日,开始修正价格计算问题,开始将公式处理成EXCEL。关于EXCEL的问题,让我却是有点烦恼的,毕竟偶尔有人看到“如此先进”的计算方法,都要来学或拷贝原件。由于最初的公式总不免有如此这般的差错,每一次查证之后,总得去将所有拷贝修正过来。当然,也有人发现错误来纠正我的,这样的互动倒真是利莫大焉。至于公式EXCEL化,只不过基础应用而已,偏总有些人以为是多么高深,也只能让我私下感叹:有时候,只要比别人多站高一步,那便会比别人看到多于千步远的浩渺世界。

周三,考试。停业大半天。首先简述一下三天的概况。国贸专业全民贸易,披星戴月。见面问:哪国的。打招呼:亏了没。广告基本QQ,砍价基本靠吼。傍晚考完试,在机房又央请管理员补了若干小时,坚持到场的人不多也不少。这一天也许算是个分界线。之后的时代属于大单时代与危机时代。几天来几百几千英镑的盈利已经玩不转了,有人开始说:要玩就要玩大的。而且软件公司的现场支持从此改为QQ支持。

周四,安荣贸易还在继续交易,按部就班,但是不知不觉每单交易金额已经放大到,十万至二十万英镑,相当与总资产的四分之一到六分之一间。其他方向,已经出现贷款现象,整个单字金额以百万美元计数。这时差不多搞定了集装箱运费选择的EXCEL文件,运费这一块已经搞定。至于出口产品价格的问题,也基本理清,忽然间彻悟安荣在英国啊,所以与我贸易的单价总价都是以英镑结算的,还纠缠《贸易实务》基于中国出口还要除以汇率的公式作甚?汇率全非我报价所要考虑的,只是照顾一下进口方的时候要稍微算计罢。这一天,开始发现做出口单子上手了,蒙头苦填,半天基本上一套单子可以搞定。倒是在海上漂流了许多天的进口货到港时,几张进口的单据倒反而让我不知所措,有些手忙脚乱了。

周四,重大的变故在晚间。见到纪总的时候,见他拍了我一肩膀,长啸一声:陆啊~我还以为这小样赚发了,瞧着这表情(事实上后来我才明白什么叫哭笑不得)。原来纪总同学的中国公司与英国的大黄公司买卖哈密瓜(中国哈密瓜,好东西,无数进出口商因此获得暴利,黄金交易线,大单主要目标),豁出全部资产,倾力为之。按原计划,即使贷款融通,或也是可以大赚的。不过出口方缮制单据的时候,死活没算出集装箱的数量(1000MT哈密瓜,实际需要集装箱数量在数百至一千,当然这事如果咨询我的话,利用EXCEL应该不成问题),于是参考样本,与上面同样的错误,稀里糊涂选择了LCL散装。听到这里,俺都给赫了,一千集装箱,以MT计价的东西,散装,真是不要命了!问多少运费?答曰18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474.2万,每人账户初始金额1000万,未计成本)。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货物已经存到海关,本程序也没有退关这一选择。显然,货款两空外欠超额运费。稍后转悠到老吴宿舍的时候,意外发现他们正在谋划一笔类似纪总的生意,立马给上了一课,唬得老吴马上奔到基总那里探听。尽管经后来计算,老吴这单理论上应当还是可以盈利的,但120万的集装箱运费,还是需要很大魄力来决策的。老吴问我,我不置可否。

周五,雷曼兄弟大概也是这样倒闭的吧。火上眉毛的纪总QQ软件公司的管理员的时候,对方第一反应:心太黑了。然后是没办法。没办法么?当然有!且说我一贯作风优良,趁早做了预习功课。可那时候没有注册帐号啊,没关系,有测试帐号!而在正式实习的周一之后下载的程序,默认的测试帐号已经被消除,不过我还记得一个。测试帐号不愧是测试帐号,一个帐号里就800万美元。在征得管理员的同意后,咸鱼翻身行动正式开始。开始纪总火撩火撩地打算做一整套单据低买高卖,套点钱救急。中午却在大家一通建议下发现,套钱忒容易。CIF加T/T。订合同发送测试帐号,测试帐号立马预付货款,一切只要四张单据。这天中午,中美贸易市场上,出现一个茶壶(不是古董)卖了200万美元的奇观。在一边观察的我,啧啧一声慨叹:T/T有风险啊,丁师上课教导不假啊。

周末,周六停止课程内上机,但贸易依然继续。这一天始于我早上收到的消息:货船经过战争海域,被鱼雷击沉!我眩晕了。这批货是自法国运来的,原本我是打算向光辉前景买一万瓶葡萄酒的,结果对方毕竟是女生,还没有我们这么心野,只肯卖一千。当时想,也好,反正这几天盈利了,权且刷分吧。出险后,我倒是心存感激了,幸亏是一千,要是一万,十几万英镑就玩完了。估摸着是战争险的范畴,可这附加险谁投啊,再说英国与法国间……,试着厚着脸皮向保险公司索赔,结果提示:找不到提示信息。不过不是索赔失败,而是程序问题。

周末,国际受难日,正式上演。由于上次与法国商人的贸易微亏,加上此次鱼雷事件,我有些愤愤地在群里发了一句:法国很危险!却不想这一天没有哪里不危险。沉船、飞机解体、飞机相撞、武装劫机、小偷光顾、资产流失,无奇不有。最后,也许都玩过了,系统开始胡言乱语,拿些不着边际的胡话来应付。不过,有人因此却高兴了。原来有批货要是若是进关交税,那就亏大了。恰好路上炸了,不要交税,投保加成还保证了10%的利润。但是,保险公司却不能赔付!找管理员,QQ放假中……

新的一周。保险的事终于解决了,连我那战争险也赔了,但炸机沉船仍在延续。我基本上罢手了,不过为了弥补与法国情人上一笔因税额计算失误造成的亏损,又做了一笔出口。到这个时候,快结束的时候,总算才可以说真正明白所有税费的计算问题,但是一切都行将结束。如果一切可以重来,那一定不一样。但一切不需要重来,因为生命因为未知而精彩。差不多的最后一笔,往法国,让光光上全险,投保加成往最高的保,要的就是炸机沉船。结果不出所料。

十二笔业务,九笔出口,三笔进口。FOB,CIF,CFR与T/T,L/C,D/P,D/A悉数试过。盈利约20%。周三第一次计分时,系统总排名:32(专业内暂时还没看到更高的)。

Share this Post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wp_get_unapproved_comment_author_email() in /home/u1047/ace/workspace/php/appcode/webroot/htdocs/blog/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1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