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深处何人宅,半星灯火露幽微。

Arrowkey/ 8月 29, 2017/ 千山暮雪/ 1 comments

由网走前往富良野的列车最大利用了周游券,长达半天的车程无疑漫长而无聊,窗外永远是雪山、雪林、雪原。小睡又醒,配合着作了一次座椅方向调整,列车终于折向南方。白昏昏的太阳落下天际的时候,旭川市渐渐接近,闪亮的灯火总算让我们有了进城的感觉。

雪融艳一点,当归淡紫芽。

Arrowkey/ 5月 27, 2017/ 千山暮雪/ 0 comments

又是一天晴好。上午,我们计划前往和商市场一试胜手丼。和商市场在钏路站的西侧,从酒店出发路过三四个路口即到。滨临太平洋的钏路是个安静的小城,冬季的街头,建筑物稀疏而整洁,三两路人行色匆匆,当我们徜徉在积雪的步道上,只有路灯上的广播在耳边绵绵叠叠。

月随残梦天边远,淡淡起茶烟。

Arrowkey/ 4月 29, 2017/ 千山暮雪/ 0 comments

第一次的出境旅行,我们预备了很长时间。幸运的是,如今的蚂蜂窝与穷游之类旅行社区已经充斥了大量北海道线路游记,比照着也能对异国情报掌握不少。我们早早便已计定走相对小众的道东线路,道东的冬季往往会面临恶劣天气的不确定因素,为了减少行程中的麻烦,事前免不得多看些资料,多做些设想。

总把新桃换旧符

Arrowkey/ 1月 1, 2011/ 吹面不寒/ 4 comments

终于,咖啡的效力渐渐消弭。空调嘶哑地一声叹息,停了下来。我开窗,让寒风肆意,吹散眼圈里止不住的酸痛。这是2011的开始,长夜未央,我独守空帐,却满怀疲惫与希望,算计打理着未来。我有个计划,是让生活更加趋于生活,而不是像现在的工作等同于生活。

清风一语露华浓

Arrowkey/ 1月 20, 2010/ 吹面不寒/ 2 comments

却也未曾想到,这滨海的小城的气候陡然转性子了。近两日间竟是清风和煦,凉暖相宜,真个是数九寒冬中抖开了一个小阳春。单车寄行,穿掇街巷村野,吹面不寒,也算是这季节难得一份享受。只是却也因为这陡然的温暖,让整个城市返潮得如同融化了一半,街道墙壁上湿漉漉地,却真似春风带雨,只是梨花一只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