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春色倍还人

/ 三月 17, 2009/ 未分类/ 1 comments

把眼镜清洗一番,打开窗户透一点风来,总算眼前有些清爽了。或许因为刚刚从海边之地迁徙回这山麓脚下,还没适应南京这已经有些燥热的暖春。昨天结束实习返校,明天开始外出参观,今天着实只是一个短暂的中场休息:三月十七日。一如去年此刻,距离春分还有三天,只是不知去年此刻可有如此烦躁不安。我想应是不是的,至少也当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不然断没有心情弄成了我的第一个独立博客了。

我从来便不是技术流派的,在那个被一些人称之为“代码如诗”的世界里,我只不过算认识些个字母单词的。偶尔可以照葫芦画瓢地参照样本实施些许改造,不过更多的时候却以失败中止。中止,想了想,确实当用这个词:因为许多次都曾有有如灵光一现的答案自后来解答许久之前失败甚至几于遗忘的尝试,而这种灵光的闪现的前提是你必须一直在路上。我们在路上会遇上很多门与,也会得到很多钥匙,有时候彼此的次序也许被打乱,但只要在路上前行,越来越多的钥匙便会提供越来越多的机会。

大一的时候,学计算机信息技术的基础课,这门课对于没有多少理算基础的文科商学生来说是较为晦涩艰深的,倒是那本书序言中说到:我们鼓励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当时有些愤愤不平的念叨:这是什么屁话,岂不是私塾先生摇头晃脑那一套。许多年后,才终有所体会:事实上,许多时候的学习都是由此而来,而生活中也非每一条道上都有一个饱学的讲师。

豆瓣上独立博客集中营小组的题记上写着令人心动的口号:从贪婪蛮横的BSP那里逃脱,乘五月花号,为了自由前往新大陆,架设自己的BLOG。我是我命运的船长,我是我灵魂的舵手。不过这一条道上却是始终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自由与独立看起来那样美妙,却从来都是代价高昂,简短的说便是:劳命伤财。许多BLOG钟情于友链,只不过我在想有那么多友链的BLOG,其中有多少已然湮灭的死链。许久之前,有人说独立博客主都是小强,不会轻易死掉。但小强毕竟是赢弱的昆虫,不曾轻易,却难抵艰难的身外之事。

来去未肯说轻易,可发生的时候,多数轻易。去时如此,来时亦如此。理想的NGO性质的分享计划显然没有让老杨等等得到应有成就感,申请者的轻薄与放任映射的网间信任危机,让为此付出的人们心痛不已。不过坦然而言,这就是网间的原生态。这一个信息并不对称的世界里,信任总是奢侈的幻想,张满刺针的怀疑时常是保护自己利益最好的方式。当理想作为给予者,等到的千百过往红尘,注定没有多少扎根;而来往的萍踪,傍过的大树已然太多成谎言与空虚,这一站“理想”值得付出多少信任?从经济学的角度,理想面对的“逆向选择”与“道德风险”不可避免,而且甚至可能如同柠檬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预言一样愈演愈烈。跑马灯上的图案来了又去,岔路口的车左右扬飙,人世间的际遇本不可莫测,只望当有一些理想被视为理想,交叉小径之上兴许会有一座长青的美丽花园。


三月十七,不算特别不算平凡,不过去年今日为立博之日。转眼间在理想空间寄居一年,于已,于理想,于众生人等,聊有如题的祝愿:明年春色倍还人。

Share this Post

1 Comment

  1. 关于理想空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到今年的3月3日,我已经在那里呆了整整两年。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