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三山半落青天外

聿之/ 三月 31, 2009/ 微雨池塘/ 0 comments

我原先想着是否要重写,至少大大修改过这些刻意的经历。我们所快乐着的快乐,断不是行政机构所需要那一套繁复的材料,就像散落在麦田里的野草,不被除去,也被选择遗忘。从来只有蚂蚱记得这角落的故事。只是我着实地疲惫,不想再纠结一把时间,挖空记忆,把其中的点滴在刻意丢弃后刻意捡起。

记不记得,与时间随缘。

三月二十日,江北的南钢十四号门,由于暂时没有联系到南钢销售公司的负责人,我们的大巴被暂时搁置在门外。不过门柱上挂着的十四号门的标识,已经暗示了南钢的规模宏大。而本地的名称更是因为南钢等特大型企业直接定名为:大厂。在武主任与门卫、南钢销售公司协调沟通之后发现,这里似乎只是南钢旗下的某一个分工厂,并非其总部,我们所要前往的地方还在此以北。

上午十点多,本专业的大巴车终于抵达南钢集团的一号门,车窗外三两矗立着吐着白烟的高塔,道路两旁开始生长出绵延的供热供水管道,临街的房屋前的墙壁上“南钢”字样越发密集。终于当我们穿越过一道拱卧道路的钢架结构的门,转过路弯,南钢集团的中心大楼便赫然在眼前了。

“这地方可真大。”“简直是一座小城小镇。”确然,一路上我们看见银行、体育中心、会馆、职工公寓等散步在中心大楼周遭,宛然一座小小的城。然而这仅仅是它的中心行政生活区,远处的高塔或许就是它更加磅礴的工业心脏与血管,而我们正需要到那里去,到车间去,到一线去。

在此之前 “安全教育”仍旧需要重提。南钢人力部门负责人,在出发之前一方面为我们每人配发安全头盔,一方面说明了进入工厂区的注意事项:仍然是听从指挥,注意安全。不过南钢这里却又比金城多了一项:不要拍照——原中厚板卷加工厂系中外合资,其车间内部的设施、技术与生产可能涉及知识产权。此项要求于企业是他们必要的保护,于我们是必要的尊重。

当然,此例仅限于厂房内,厂房之外这些宏观的工业气象又怎能轻易错过。高低错落的厂房、硕大的储气罐、如爬山虎般尽力绵延管线、彼此交叉着的铁道、阵阵掠过头顶翳蔽阳光的蒸汽云团……无一不向我们展示着一个工业国度的脉搏律动,那其中轰然作响的生产线正是它在活络筋骨。

从中心大楼到中厚板卷厂也还费了些时间,弯转在各工厂间的路带着这辆绿色大巴左右腾挪,一路尽情地展现此处高低错落的工业景观。

这是一个比金城精密厂房要宏大得多的厂房,一条宛若游龙的生产线横卧其中。“今天是周五,我们例行检查的时间。”工作人员指着空落落的的生产线,那儿只有不多的工人在周围行走忙碌,“我们还要等约莫十分钟,先跟我来”。

沿着黄色警戒线内的绿色通道,我们沿楼梯进入观光通道,这也像是一个简约的展列室。在开工前十分钟的时间里,同学们便着意听向导的介绍,或参看陈列的展板和样品,或与工作人员交流自己的疑问。而玻璃窗外,十数余工人正散落在狭长的传输带上检测一块试用的钢版,为即将的运作作最后的检查。

随着一阵高呼,一块橘红色的熟钢板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中自传输台平稳而下,一股热浪随之扑面而来,潜透观光长廊的玻璃。“这块钢板的温度有700-900多度。”工作人员如是介绍到,“现在它要进入那端的锻压设备了。”随着工作人员的指点方向,一侧高大的机器正吞下这炽热的食物。忽地,那机器砰然释出一阵蒸汽弥漫四周——无尽的水流正通过设备中间的管口喷射冷却钢板;而此刻钢板在锻压设备中来回穿行,伴随着铿锵作响的冲压渐长渐薄,数轮地锻压冷却之后,扁长的带状钢板终于在传输带的引领下渐行渐远,橘红色的外表也逐渐褪尽成褐红、灰褐……直至远端的机械将其卷起待装起运。

这是一条庞大的流水线,但相较于整个南钢的产业链条,仍不过连环其中的一个节点。在这之前还有焦化厂、高线厂,在此之后还有铁运公司、销售公司等等共同支撑整个大集团的运作与发展。

我们的南钢之行至此终结,乘车离开掩映在山峦之后的中厚板卷厂,转过一道山门,不经意间又看见一道门牌:十四号门。却是来时以为走错的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