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壮丽东南第一州

聿之/ 四月 2, 2009/ 微雨池塘/ 0 comments

淮安的城不大,那位我忘记姓名的导游却如数家珍。一路的讲解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没有首日某导游有些恶俗的游戏,信手拈来的引经据典,我很欣赏。淮扬菜倒是不错,我们一路向北,唯一值得嘉许的便是饭菜越来越好了(连云的一餐却不知如何说好,于我们这些生于海长于海的自是一般,于久居内陆的同窗却又别有风味)。淮安的晚,不是那么灯火通明,不甚高的消费水平,让我们一行人的脚步止于一家台球室。

在扬州瘦西湖侧用过午餐后,绕着扬州博物馆、历史古文化街区逗留两个小时后,我们转道京沪高速继续行程。扬州的雕栏画栋与檐牙高喙渐被苏北的广袤田野侵蚀,连缀的树林也不时掠过车外,我们正一路向北,向着明代姚广孝称颂的“壮丽东南第一州”进发。

进入淮安市后,由当地导游引路。导游一上车便滔滔讲解起淮安历史上的风流人物,自不说周恩来、韩信的千古英名,连梁红玉、关天培,甚至曲艺文各个方面也一一数落,言语之间莫不充满着对当地文化的热爱与推崇。

安邦之行是二十四号,在淮安过夜后,国贸营销专业于早上九点驱车至淮安化工路上的安邦集团。安邦电化位于京杭大运河畔,是一座综合性大型化工企业,公司产品涉及氯碱、农药、精细化工三个系列,此外还附属有热电和盐矿。我们此次参观的主要是氯碱的生产流程。

参观由主管生产的丁主任陪同,在工会会所作简短交待后,我们从安邦变电所开始。变电所是安邦能源系统的神经系统,主管着整个能源链,闪动的仪表正密切报告着各个区间的情况。变电所外,一条路将热电与氯碱生产域隔开来,右手的热电装置庞大无比,吞吐着入云的蒸汽团。左手边则是连贯的配碱罐、生产车间等,大大小小的管线在头顶上穿过输送着化工原料。丁主任一直在前引路,间或停下脚步对着有关的设备场地向我们进行了细致的讲解,对内中氯碱生产所经过的流程也作了通俗的说明。随后丁主任带着大家又参观了电解场、劳动安全控制室、氢气氮气生产装置以及运河之畔正在装卸作业的码头等工作地。

对于这样一个大型化工企业,尤其当我们提及化工便不自觉就联想到污染,那安邦又如何呢?毕竟这些化工生产场地多少弥漫的气味,还不太让我们适应。于是,丁主任带着我们参观了安邦污染处理设施。处理区的门口的告示牌上分别图解了废气、废水、废料的处理流程,我们则攀上污水处理的设施观看污水处理。污水池内翻滚着浑浊气泡的灰褐色污水夹杂着扑鼻的气味让人有些作呕,但一侧经过净化流淌出来的中水,竟变得清澈如许。“我们现在的废水基本实现了再循环利用”丁主任如是说,“这些里流出的水我们就可以在返回利用,就可以节省能源了。”

在安邦的考察持续了大约两个多小时,过十一点时,我们离开安邦前往楚州区参观周恩来故居以及周恩来纪念馆。化工路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化工厂,大巴经过的时候,却独有安邦前楼上的标语——产业报国,科技安邦——甚为显眼。

下午,两个专业观瞻了周恩来故居以及周恩来纪念馆。故居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庭院,青砖飞檐还留着些古朴之风,参天的古木露出墙头看着来往的游客。淮安当地导游如数家典般详尽介绍了故居的陈设和这个小院里曾经发生又难以忘怀的故事。而周恩来纪念馆的布局在导游的讲解下,显示出设计者的独具匠心。八百米的中轴横贯在一湾湖水之后,正对面是镂空的剑碑,而背面是高大的牛棚车造型主馆、副馆以及别致的仿中南海西花厅。俯瞰为八一造型的副馆之中,丰富的馆陈及曲径通幽的格局设计,加上声光电的科技效果,足以让人对周总理的生平一览无余而不失亲切生动。展馆的终点支出,巨幅屏幕放映的《十里长街送总理》,更是动人内腑,为副馆的观瞻留下浓重悲沉的句点。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