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沧海连云日夜浮

聿之/ 四月 3, 2009/ 微雨池塘/ 0 comments

连云的海与我家的海一样,不必多讲;连云的游记不用我写,我只不过略微带过,购物着实不是我的兴趣。在水晶市场里,顺问我什么时候出手。我说在基总之后,因为之前基总说过来就被玻璃球忽悠的。我们的旅程于篇内不过如此,于篇外了然于心。我着力地码字、剪切图片,只不过遂就一种程式的要求。这渐长的文档忽然间让人目眩,清醒的时候猛然打下几个字来:情真意假,如之奈何。事情不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可却也是这样子。

从京沪高速转向宁连高速的时候,淮安境内青砖青瓦的建筑式样,渐渐也随斜下的阳光变成了红砖红瓦的式样。我们到连云港了!迎面擦过的界牌告诉我们,这趟考察的最后一站就快到了。连云港的目的地是东海的水晶市场与海滨公园。二十四日,取连云港市郊的聚丰酒店安顿,晚间大家四散自由活动,或稍事游览连云市区,或在宾馆休息。二十五日八点半,准时往东海水晶市场。(只记得当夜的闹腾,不记得我们的房间电话铃曾经响起,女生们的玩笑不曾逮到任何一个男生,只有接到电话那头愤愤:什么玩意儿!不过,这恶作剧的灵感却绝非虚构,似乎确有几通来历不明的电话骚扰了她们。)

(在东海,琳琅满目的珠光宝气让我眩晕,却绝无兴趣。只有大厅里的巨型晶石和雕刻能让人驻足,或稍事查看一下它的价格标签。回到车上的时候,买到晶石的都在死磕,彼此猜测和掩藏着晶石的价格。只有我们这些来去两袖清风以及买到一元一块的不必劳心,前者没有资本,后者不必——一元的玻璃球总不会是错的。)

下午,全系往海边游览——我们最后的目的地,一路尽是绵延的云台山脉此起彼伏,连云的海则藏在这百余山峦的尽头。五十分钟之后当大巴车转过一道弯,林立的高层建筑戛然而止,没有遮挡视线豁然看见一片天光,那极目之处便已是沧海横流。远方的海雾迷蒙,个中掩映着连云的名胜——东西连岛,而陆岛间一道宛若巨搫的海堤将海湾截成两半,海水在两侧造就两种迥异的风景:右手青蓝,左手苍黄。此间的景观恰如古诗说: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河澹澹,山岛竦峙。

我们一路向北,自江南到海北;而现在又是回程的时刻了,要从这黄海之侧回到将军之麓。下午三点,我们正式回程,再没有来时的逗留,径直取道宁连高速,一路直奔南京。夕阳逐渐斜下,最后的红霞湮没在远方的洪泽。当阑珊灯火逐渐辉映出繁华城市的痕迹,长江之外再没有陌生的风景,四个半小时的车程之后,一切重归于熟悉,三个日夜的时间之弧在将军山麓划下一个终点。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