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去飞:清明

/ 四月 4, 2009/ 未分类/ 1 comments

清明的时候还真添了些纷纷雨,不过只是象征性的留下些许水渍在地上罢了。天色阴沉,一如我心境:很闷,不来自于生活的压抑,来自于突然的忙碌。事实上我早已忘记了清明,只记得要放三天假罢了。不过现在的日子哪一天不是假期,从春分到清明,前一段我们旅游,后一段我们自由。本来接下去的两个月或许一直悠游,不过导师的电话还是中断了一切清闲。When I want to kill time, I find that I have no time to kill it。

壹、邮银。邮银补招了。效率一如以往,结果出的很快。我们专业上去的四个剩了俩,自称面试时专业问题回答一塌糊涂的室友也取了,而第一回邮储就致电到他家的基总被刷了:真是世事难料。邮银招人的效率却是和它人员流失的效率是相差无几的。12月份之前那次高效地招录之后,无数在找到保底工作的同仁继续奋斗其他战线,终于在开春之后成功甩掉邮银,迫使邮银又来了一次规模庞大的补招。除掉不可捉摸的前景,它怕是在拿不出什么诱人条件了。不过,邮银似乎也的确给这恼人的流失率惹恼了。我们那地原本就不太合规的违约金从二千涨到八千,而且提前垫交。橙汁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擦汗,想来若是当初就这个价码,我定是三思而不能的。有人说:也许邮银真是给逼急了,不过刚成立的邮银在人力方面显然不成熟,还没弄清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选择离开。
 
贰、绿岸。有人复活了很久之前高中校友论坛,是5D6D的免费论坛,依然叫做相约绿岸——取自高中某个文学社极富诗意的名字,也选择在这个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时节重生。我们却正在离高中岁月远去,至于高中母校的荣誉只不过在大一的时候可以炫耀。那些个地方那些个人和事,原以为永志不忘,想起的时候会于我心有戚戚,现在却被这些年的琐碎挤得破乱不堪。不知道这一次,创立者能坚持多久,但愿是很久很久。

叁、翻译。论文导师接了个省里的课题,但是那种不给钱的(因为我们是部属高校),所以只有自力更生。联带着研究生、06的都一起干了,又碰上我等找到工作悠闲的家伙(导师指导的我们这组人,事实上大部分还在为生计奋斗,算起来只有两个人能帮忙,其中还有个学日语的)。想着也许打杂,就算是翻译应该也不会太多,应该不会大于我论文自用6000字的那篇。结果,第一批发过的邮件就让人咋舌:合计了下,三篇论文约有十万。
关于反倾销方面的文章倒容易些,毕竟本专业范畴的。只是那些关于动态能力和企业导向的着实让人头疼。灵格斯的网络释义尽管强大,但要辨析这些专有名词的正确中译名,确实麻烦到痛苦。第一天反倾销的论文,梗概翻完了,5000字有些紧张但还不是太难。第二天只翻出2000字,连绵十几页的PDF文档让人胸闷。导师说06的学弟帮忙后英语水平获益良多,我现在想这十万下去英语水平不涨才怪。
我那篇六千字文献,从年初翻到现在,三个月了。因为没有什么进度要求。

Share this Post

1 Comment

  1. 貌似是位研究生大虾啊
    清明节下午确实很郁闷,还好后2天转晴了


    【回复】本科滴,只不过被毕业论文导师召过去打杂罢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