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去飞:立夏

/ 五月 5, 2009/ 未分类/ 0 comments

立夏节气的这天,正好返回南京。很显然这是大学期间最后一次回到南京,下一次离开便已然毕业。这一辆汽车着实质量不高,空调抽风似地搞得车内一阵闷热一阵清凉。终点是汉中门,不过司机却绕了个大圈,几乎是贴着南京古城墙作了巡游,这一趟看过的墙垛比四年里看的都多。

壹、课题。某天半夜终于还是收到导师的短信,要求完成文档转换工作。原以为女生那边定是开小差没干,又扯上我了。想来三个压缩卷的文档一人一个还不算麻烦,便应承了。不过,论文组另一成员回复我的时候,让我愣了一下:那三个压缩卷不过是第一批,李导后来又持续给了五个压缩卷。难怪。从江宁开溜出去的一个多星期原本是计划留给毕业论文的,结果基本贡献给导师的课题资料转换。

贰、华西。路过那个著名的华西好多回了,却总没有看过。这回总算有机会浏览一二,印象却不怎么好,除却那天的细雨绵绵。阵列而显得有些突兀的塔群,绵延在道路边兴许多过卢沟桥的狮子,街边渗过雨丝的古旧红歌,只让人在富裕的物质之外看不到多少明媚的希望,这里还有几近被遗忘的六十年代遗存。

叁、节日。五月初的节日倒是一个连着一个,只不过现在的节日越发流于形式与仪式了。多少节庆已无关于内涵,只不过另一种形式的借口。十年一大庆的习惯总算让青年节显眼了些,五四有很光鲜的外衣,也有赤诚的民间意志。沉淀90年的往事,在很多人的思考与文字中重提,那个年代曾经充斥热血,而今依旧争议。
立夏这个节气,应该是个节日,我们那儿标志性习俗便是吃鸡蛋。没有多少内涵,没有多少仪式,只是传承千百年的风俗,多有一份真切的寄望罢了。这一种质朴才胜却多少繁缛。

肆、史话。闲暇时修缮维基百科中乏善可陈的如东条目的时候,参阅了一些资料。看到一份导游词介绍南通的时候如是说:上海开埠之初,繁荣日渐,乃有“南南通”之称。烟云过往,日月早换了天地,今日的南通不过以“北上海”聊以自慰罢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傍名牌的做法也得顺应潮流啊。犹记,如东县治掘港曾有美称“小扬州”,但到底她从不是扬州。

伍、清夏。又是割草时节,三峡广场前的一大片草坪又被轰然作响的割草机轧去半截,留下道道浅一层的纹路。铺路石上零散碎草屑,阵阵腥涩的断草气味弥漫在周身。许久之前是不喜欢如此的味道,只因为太过熟悉,不过每年乡野都有的味道。或许是留在清灰泥土地上的时间越发久远,这种味道却变得越发醇厚朴质,便如这春深的新茶。或者,那便是思念的起源。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