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禽兽

/ 五月 9, 2009/ 未分类/ 3 comments

后来,也就找到了作者的blog,从Sina到Blogcn。要说blog与书的不同,那也许是blog有更为连续的故事,一并联系着他的生活,而书的确是两个人的反串:摄影人的文字,文字记者的画。blog已经停了半年了,我造访的时候,仍旧不过一个小众的blog,刚刚四万出头的浏览量。为什么不写?仇在后记中写道:天真变有机了,和生活达成的谅解越来越多,心里需要出口的东西就越来越少。每每读到这一句话便于心有戚戚,然后便有意无意地翻略半年前一年前一年半前的文字:果然我们已经不再为生命一些粗陋的好奇而兴奋,也渐渐不会因为那时曾经一点点惊奇而书写。某一段岁月离开了、那一段岁月的语调句式与嘴脸也离开了。我热爱这书的后记胜过内容。

一直没有很合适的话说这些寓言、童话与易趣,因为阅读一直都是感受、沉浸或真如宿醉。仇在后记中说,写动物的故事源于愤怒,那些无法容忍的一眼见底的说教。我们本去寻找童真,但那个世界只是被抽离的教条,孩子们相信是因为无知的边界太小,而当我们回返却满眼只有幼稚与漏洞百出。当我们不再需要讲道理与被讲道理,那便请选择分享。世界上再没有一只真正被嘴巴说服的耳朵,但仍会有刺动心神的感悟。我们一起披上动物的外衣,只是放开彼此的界限,让隐秘小情绪变得透明敏感。


《小时候与长大时》
鳄鱼明白,自己的那个想法,叫做天真,一个应该藏起,但自己总是不小心让它走光的东西。

《骆驼的眼睛》
老天的公平从来不是你付出多少就给你多少,
而是一会儿得到的比应得的少,
一会儿得到的比应得的多。

《相煎是因为相同》
曾经那么远,
原来那么近,
曾经那么不融的,
原来一直最宜融。

《以痛医痛 之 蝴蝶早晨起床 历史变的迷茫》
很多时候,人们在以痛医痛,其结果只是换了个新的姿势,顺带着历史变得迷茫。

《普通的日子里哪儿有旗帜飘扬》
流泪不如流血!流很多很多血!可是再也没有一幡旗帜能让我们面色坚决地站在下面。我们只能讲一个笑话,笑笑后,继续上路,我们甚至无法彼此搀扶,因为那样看上去很假,很假。
要命的是,我们还要随时开放着心胸,因为这是个需要我们与时俱进的时代。

《死去的勇气,也许就是活下去的胆量》
如题。

《喜剧与悲剧》
如果有人笑话你,你很可能是生活在喜剧里,所以开心地活着就好。

《倔强是件长久的事》
倔强是件长久的事,弄不好,是一辈子的事。

《反应强烈》
事情沉闷,
只好反应大点。
这样,
至少看上去,
生活还是有些乐趣。

《一世人,两兄弟》
什么都不问,就喝酒。

Share this Post

3 Comments

  1. 天真, 才能真正快樂.
    跌倒越多, 離天真越遠.

  2. “天真变有机了,和生活达成的谅解越来越多,心里需要出口的东西就越来越少。”

  3. 真希望像小孩子简单,天真,人生越活就越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