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去飞:小满

聿之/ 五月 21, 2009/ 疏影横斜/ 0 comments

小满,初夏难得的怡人天气,心境却未曾如此:安静却又分外深沉。好像着最近的日子总欠缺些圆满,好像着那么多不在意的牵挂重上心头。我的确已经遗忘了许多,乃至太多。我又花了很久去怀念,却只显得徒劳,想去悲伤,却无力悲伤。——深深悼念五一二通州境内一起车祸,那一天我看到马塘,心境肉跳,因为它太小,只是一个镇;后来却想怎么说它也是一个镇,九万人。可九万人中取一二,我遇到的骰子不是六合彩的头注,只是似曾相识的生命。

壹、毕业。导师倒是没说抽查的事情,只不过组员们都急了,生怕那还没着落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便怂恿着导师:上面要抽查吧?其他组都内定的,我们也内定吧?导师笑呵呵问道:你们准备定谁啊?我略一欠身,却发现早已被四只手包围住了:他!我?早就料到没好事的倡议。
这个期间,导师那边终于运作起来,一会周进展,一会准备初稿。我们也拿到了样本,也准备去翻译去综述。至于传言中的扫雷系统,导师也给讲清:一篇引文不得超300字,比之前传说的要宽泛得多了。不过这些事情我都早已了结,只等着按时提交而已,唯一有些麻烦的是,闲暇时梳理思路时发现,当初定题的时候不自觉给自己一个陷阱,论文初稿要写偏题:幸好是范围偏大了点而已。

贰、答辩。话说今年毕业花样翻新,实习也答辩,自然是走过场的一番形式。三个论文组的老师,都是本专业的熟人,只不过当我在上面讲着幻灯的时候,发现自己全然属于自言自语,瞟一下前排,聊天、伏案评语。那一瞬间,真有点恼。后来说,论文答辩也是如是组合,便喟然抚胸:不过如此嘛。(又听说系主任正与教务处密切商讨实习评分优良中比例分配问题,力取全优。)

叁、牵挂。说毕业前,确实又两件事想知道结果却定然等不到结果的。院网说新商学院大楼企望六月初封顶,这有点让欣喜于意外,看它落成是没有指望了,不过能看一个完整的框架也算不错了:这十六层的象牙塔会是本院未来的希望;另外,就是听说本届大二的学弟学妹要分配专业了,或者应该说选择专业。据说是令他们头疼的一件事情,仿佛高考重临般,不过当年这却是我们交口称赞的招生政策改进,我甚至参与其中。所以我很想知道我参与过的这事到底能不能成,那些曾经被我们代表学校转达的承诺能否兑现,不管他们知不知道,我都想知道。

肆、真相。我们最近都很缺真相,索性我并不执迷、多数只是路过,否则定被这种种纠缠至焦虑。西祠上出了一张图,于是大家像小学生那样开始按图说话,连我也禁不住一恼,高呼:人肉他。几天后,我们忽然遇见“真相”,哑然失声。南航五一八,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让人忽然热血,多像当年河海啊。只是亏得好还有网络,我看见这错综复杂的情节,却不再有众口铄金。当我们可以得到不同的观点,即使不是真相,那也一定比盲然好的多。
不过如有可能,我还是想知道真相,哪怕一点也行,人都需要一点慰藉。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