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去飞:芒种

聿之/ 六月 5, 2009/ 疏影横斜/ 1 comments

芒种节气代表着收获也代表着开始,一如走到今天的我们,离别为新始。这些日子,终渐有了毕业的感觉,有些时间以为终于得空,可以聊写话语,却总不经意间被各种不期而至的通知、短信与电话打搅。我很忙,on the run,我不是牛仔,但我也很累的,论文呼唤我,同仁需要我……

壹、问卷。对于传单,邵总是说能接就接,人家大热天站那也不容易。于是这些天打算卖废纸,有一大部分便是四年忘记扔掉的各色传单海报。我疑心邵当年也是兼过这种职。且按下,这里要说的是问卷,我们大一的时候做问卷,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填写,然后经常被电话骚扰;大二的时候仍然做问卷,只是看着顺眼的才做,而且坚决不写真实信息;大三的时候自己设计问卷(得应付课程),四处奔走找人去做问卷;大四了,好像就不在调查之列,鲜有人来,只偶尔有几份。不过就此几份却也让人挠心,一没创意,二没水准,一些问题一些选项让人哭笑不得,尤其是最近不知哪家社团抽风居然想起做Tibet问题的调查。

贰、端午。理论和实践是差很远的,一大圈人围着桌子以为把粽子包法研究透彻的时候,动起手来就全乱了。经过鉴定,最后的成品中,大个的基本没有立体的,有立体感的基本可攥在手心含在嘴里。一切只为开心而已。有些时候,我很谨慎的避免将网间的关系带入现实,也许像《很禽兽》中的一则故事,有一天也丢失了幻想的能力。我们一直以面具行走在云海,转过身,你我即不相识,也无牵无挂。只不过偶尔有那些憧憬,想知道另一方面具后面的面孔是否有如期待的真实。天注定,我们逃不了被表征符号的映射,无论是1217,还是8615,乃是ID,都不过一对多的映射。很久以前有一句台词说过,面具戴久了也就脱不下来了。当麦子与我擦肩而过,一声轻唤,我又怎能无动于衷,那不就是我么?是的,就是。

叁、毕业。论文、毕业照、答辩以及一点小感冒,这期间的无谓这些凌乱的事情。照毕业照的时候,敝院必然是其他学院羡慕的,同仁也自意气洋洋:跟一个有钱的院还是很好的,怎么说我们都是一人一套学士服。而之前已获悉,部分学院拮据到一班只发下两套学士服。照片的事还没结,各人错综的安排让这集体活动变数无定,论文倒是按部就班,只是越发紧迫而已。先锋组已经通过答辩,基本无风无浪,系主任组宽松得难以相见,副院长倒是一惯严谨。因为紧迫,所以我也就更加忙碌:C打算让我排下版,我说好啊,不过要排队。论文整套样式规范应当说还是很严格很有技术含量的,因此我也就被欠了N顿饭了。

1 Comment

  1. 写的很有深意哈,佩服文笔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