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一语露华浓

聿之/ 一月 20, 2010/ 吹面不寒/ 1 comments

却也未曾想到,这滨海的小城的气候陡然转性子了。近两日间竟是清风和煦,凉暖相宜,真个是数九寒冬中抖开了一个小阳春。单车寄行,穿掇街巷村野,吹面不寒,也算是这季节难得一份享受。只是却也因为这陡然的温暖,让整个城市返潮得如同融化了一半,街道墙壁上湿漉漉地,却真似春风带雨,只是梨花一只未展。

这城市,也因而有些雾蒙蒙。单车穿越小巷,想寻一道捷径去到那层楼叠嶂的旧地。宛然想起,就是那些年前,也曾从那旧地单车离去,在村野间春游。那时那景却不是一人,正宛若汪峰《春天里》MV的那一段单车放浪。然后,这个天气里,着实让我念起了那《春天里》。单车越过小巷的砂石路,最后一栋民宅闪开,豁然间是一片田野,远处市井繁华,其间却又一处村野质朴。这城市只是一个兀自生长的爬山虎,将沿街的建筑打扮得妖娆,也只管向着上方缠绕,却无力在脚下学会蔓延。于是这城中未曾有花园,却点缀几番田园。枯树,浅壑,凹凸不平的泥土路,横卧的小石桥,这城南一带,在这春风里,草涩泥痕,却宛若当年远足旧地。

是么,却终究不是。多年之前曾远足过的地方,剩得的记忆不过途中问路寻得的一个地名,城北一个很远的地方。自金陵归来,也曾单车一骑,在城市北疆轻驰,总冀望有一些熟悉的影子,却总望见一片陌生。几曾抱怨这城市格调的墨守、苍老,却不道这些年连到那些年对这城市本来就是一片陌生,此情此景竟从未熟悉。我来此地,是为的寻找一些记忆;我来此城,却憬悟我在此城留得的记忆如此有限!四年弹指,只不过囿于城南的方寸间。

城市北疆,新城林立,道途旷阔,真比南部不知胜却多少!高楼一耸,光影移步,单车轻进间,清风递语,漫道:这便是这城市的光荣与梦想啊!那年,我们一行也曾单车过野,蝶舞村舍,油菜花香,一侧平铺的路基上偶有些来往的民工。莫不是那年曾经,转眼间斗转星移,已成了如今繁华?或许旧迹尤勘顾影,这新生的城市显得如此突兀,大道两边竟左手楼城、右手庐舍。这参差的交错,却也如同这分不清的曾经未来,我来过此地,却特来寻找此地。

“不知道多少次我从遥远的春天的梦中醒来,泪流满面,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了,我只能羞愧地,卑微地走下去,满含着留追悔。
当许多目光羡慕地望着我的时候,我知道其实我正变得渺小,当我屹立在舞台上,那些欢呼声却让我碎裂,我知道最动人的歌声是那时望着窗外生涩的带血的呢喃和呼喊……”

那时候听见那旋律的时候,正是在苏州。寥落的上方山脚,末夏依旧燥热,古董般的空调在宿舍外嘎嘎作响,无聊的有线电视竟只有有限的频道,百般无聊的我们只得任其停在某个音乐频道嘶唱。画面悠转,当旗帜招展,历史的印迹错乱划过,橙汁同学喟然吐道:这歌真NB。

可不是啊,雪泥鸿爪,当一次又一次地沉湎在春天里,“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 ,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岁月又怎能不留下更深的迷惘?!

1 Comment

  1. 真不错的散文,很有感觉~~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