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如蝉翼的未来

聿之/ 二月 29, 2008/ 吹面不寒/ 0 comments

你高兴吗?我很悲伤。你悲伤吗?我很高兴。你害怕吗?我很徬徨。                                 

快忘记最近有没有下过雨了,也许有阳光的日子,真好。可是还是想起来了,的确下过雨了。不冷,很湿。像此日的心情。                      

是乱,是伤,是彷徨。是未来,薄如蝉翼。看不清,躲不开。沉湎,不安,雄心,现实。有雨的日子,从不徘徊,因为想像着明天,有风,有花,很暖,很绚。天晴的时候,很暖,却不安,感觉几分燥热。夏天还很远,心已独自飞翔。乱。

左右之间,一个人拖延,零散的决断。三上的时候以为还远,三下的时候却已在眼前。生活的表面依旧沉湎,是恣肆地流连。无尽头的遥远,此刻却如此的真切,宛如蝉翼咝咝地震颤。

课表的空间显得分外简洁,剩下的空白,是等待荒废或者播种的年代。我一直以为那是一种闲暇,或者点缀岁月的无关风月的茵茵草地。直到大雪纷飞,被掩盖的苍白越来越多,才有一种压迫。是无可抵赖,一切归零的无奈。原来我早已忘却了播种。或者,本就无知于此。闲暇不是一种罪过,此刻却演进成生命无法承受的轻量。

或者是,折翼的天使,尚不敢放弃幻想。还是一朵云带过梦的残香。沉沦,如果不够彻底,也是一份伤害。无望的痴念,频动的心泉,有一份心事暗藏。望不见天堂,飞过的云,是一双翅膀,薄如蝉翼。

因为一首诗,分外多几分喜爱海子,看他写:

我有三次受难 流浪 爱情 生存
我有三种幸福 诗歌 王位 太阳

我不在流浪,不贪恋爱情,只在安逸的生存,原也是一次受难。一如所言,我已经快忘记下雨的日子了,我看见了太阳,或也是一次幸福。我还在寻找王位,或因此注定流浪。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是的,既然谁都拆不得,那只有留给自己了。

今日,晴,有风,暖。看一个人写。
明天,晴,有风,暖。等一个人梦。
后天,晴,有风,暖。由一个人过。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