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随残梦天边远,淡淡起茶烟。

聿之/ 四月 29, 2017/ 微雨池塘/ 0 comments

2017年,春节,北海道十日自由行。

第一次的出境旅行,我们预备了很长时间。幸运的是,如今的马蜂窝与穷游之类旅行社区已经充斥了大量北海道线路游记,比照着也能对异国情报掌握不少。我们早早便已计定走相对小众的道东线路,道东的冬季往往会面临恶劣天气的不确定因素,为了减少行程中的麻烦,事前免不得多看些资料,多做些设想。路线规划上,环岛是大纲,知床、网走、阿寒湖等是必选,剩下便是如何串联起这些线路。路线几易其稿,先是考虑自札幌北上网走顺时针环岛,后又改计自旭川横穿阿寒湖再逆行,最后还发现了自千岁至星野的逆时针路线。大计略定,却比不上形势变化,北海道的JR因为台风缘故部分路段不能确定何时可以恢复,星野的住宿预定没赶上,出行日的提前让线路必须重新规划:好事总得多磨。春节渐近,反复推敲下,行程的划定逐步清晰,取舍之后也大体实现了愿望清单。

DAY1 1.31

上海虹桥机场。抵达后,首先便是找到出境WIFI设备租赁处,领取预定的设备,没搞清楚芝麻信用分免押金是怎么回事,结果还是缴纳了押金。中午一点多,全日空的飞机及早便停在了登机口,根据空乘的指引登机后,按早先值机的位置靠舷窗坐下,机舱里慢慢也是座无虚席,也难怪春节票价要涨了这么多。

飞机准点在跑道上就位,伴随着发动机轰鸣倏尔腾空。大地渐远,朵云流聚,黄埔江如带。机翼轻轻划破长空浮云,跃身蓝天之上,姿态稍稍调整后径直转向东海方向。

这天的东海上空云层密布。高天之上,一眼万里,尽是蓝与白的辉映,越往高处越是分明透彻。而那行云之下,此时却或许是阴雨吧。

在东海上空飞行了不知多久,密密的白云始终将东海遮盖得严严实实,直到近了九州以西的海面,云层突然断了一层,仿佛在空中出现一断云的海岸线,将海天之蓝透露出一些来。

九州岛仿佛是此行的迎客者,云海在这片土地上空嘎然而止,土地从白色帷幔中解放开来般,晴空一泻而下,西日本的地理风情款款扑面而来。

越过濑户内海,飞机渐渐逼近东京湾,顺着蔚蓝的海面抬眼望去,远处忽然聚起一簇云,富士山赫然在云之巅,证明自己是日本国毋庸置疑的地标。

飞机开始降低高度,云层也变得丰富起来,富士山下的云海在夕照之下愈发显得云蒸霞蔚。

时间接近日本时间下午五点。夕照的光线越发迷离,云海在这明暗之间涌动,顿时凭添几分奔流万里的气势。

空中飞行即将结束,机翼开始旋转着划破云层,富士山再次短暂出现在舷窗之外。须臾之后,东京湾便出现在眼下。

云上的色调是蓝与白,云下的画卷是金与青。东京湾沐浴着夕阳,山海相依,不由得让人想起横山菁儿那张《英雄的黎明》的专辑封面。

飞机进入降落姿态,平行着像一只雨燕掠过东京湾,窗外的夕阳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映下一道长长的光影。

落地之时,东京已经落满夜色,入关的手续并不麻烦,跟着人流很快便通过了入境审查,边检也只是简略问了句在日本待多少天(How Long)。此次,我们坚定选择了全程全日空,因此不得不在东京羽田转机。之前略有担心转机的时间问题,结果却是毫无压力。在国际航站楼领了行李,出了关,门口不远便有空乘引导方向。根据攻略,我们直奔国内转机处的全日空柜台,直接将托运行李交给客服人员,然后便一身轻松地去搭乘全日空通往国内航站楼的接驳车。接驳车间隔运行,车上有中文提示,绕行羽田机场半圈后抵达国内航站楼。在国内航站楼小憩时,看到了星巴克,不免试试,结果发现日本星巴克的价格真是比国内良心得多,而且还提供小杯。品着咖啡,候机处的座椅上渐渐人多了起来,间或中文也开始频频入耳,闲聊间发现不少国人都是从羽田转机前往北海道。

晚七点,NH77航班出发,东京都的夜色璀璨绵延,城市以灯火为血脉在大地上绘画。一路向北,青黑的云纱又起,本州岛渐渐没入深沉夜色。

继续飞行,不知过了多久,大地上的灯火再次点燃一片区域,条状的、或块状的灯火带描绘着一座座城市的模样。北海道终于到了!

关于第一日的安排,许多行程攻略都是直奔札幌投宿,但是考虑到我们其后的行程,仔细排查agoda后,我们发现了新千岁航站楼的酒店。长途旅行之后,能够很快就入住想来也是明智之举。但是没想到新千岁航站楼的复杂地形,却着实花费了我们一段时间来寻路。晚间的航站楼,人潮退去,琳琅满目的商店静静地陈列在各个楼层,我们穿梭其间,不明所往。最后,我们遇到了一对同样拿着手机导航却迷路的同胞,组团现场抓到一个保安大叔,比比划划之下,总算找到了机场航站楼酒店的方向。

入住顺利——其实有点不顺利——也许一下子放松,进了房间还没发现把ito的行李箱落在大堂了,幸亏前台急急忙忙打了电话来通知。收拾停当,已经很晚,航站楼的美食店基本都已经休业,只有lawson等还在经营。于是,我们在日本的第一餐便在便利店解决了。而后许多天,便利店也成了此行重要的补给站。

DAY1 2.1

航站楼酒店的宾馆房间不大,热烘烘的暖气让人无法想象这里已是凛冬之地。天色朦胧,新的一天来临。小小的窗外,雪色将机场停车坪映得透亮。日式的小车在RX100 M4的镜头下似乎变成了玩具模型。

这一天的首要任务是去外籍人服务处。可不想,当我们抵达机场B1层时,外籍人服务处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已经到了二十多号。外籍人服务处的通过效率并不高,不少人与服务人员需要沟通许久才能离开,漫长的等待之后,我们终于取得取得北海道周游券和札幌至小樽间Welcome Pass。外籍人服务处只能划定一天指定席,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划定SL湿原号的指定席。由于外籍人服务处耽搁的时间太长,新千岁机场上上下下只得匆匆浏览,机场的集章活动也没有集齐,不过,我们还有回程的时间可以好好享受这里。

推开新千岁机场一层的门,我们终于感受到北海道的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我们率先抵达了2号站台,然而阿寒湖的车却迟迟不至,站台边渐渐聚集了些准备前往阿寒湖的国人,百无聊赖的我开始研究起站台的下水道——居然刻画着北海道的景点。最后,果然如某个攻略所说,开往阿寒湖的绿色大巴迟了十多分钟才慢悠悠到达。

上车后,我们坐到了最后排。大巴的座位并不宽敞,整辆车也是座无虚席,显然国人占了大部分。司机师傅清点人数无误后发车,驶离机场,一眼所望,晴雪满地。我们仿佛瞬间穿越过北海道的衣橱,扑进了纳尼亚的世界。过了没多久,我们抵达了第一个休息区,不过简单至极,只有如厕功能罢了。

大巴在高速自动车国道上向东,越过重山,越过平原,越过河川,一路雪白。谷歌地图上位置抵达占冠村的时候,我们顺路一眼瞥见了星野的塔娃酒店——那个此行不得不错过的愿望之一。时间过了中午,在新千岁机场购买的午餐零售消灭殆尽,目的地尚远。第二次休息在带广,这里已经是道东。停车的地方是个广场,应当还有个商场,不过二三十分钟的逗留并不能闲逛。在自动贩售机上买了饮料,老婆大人选了热饮,我选了可乐——嗯,雪天一杯可乐,再来一张特写。

带广,我们进入的第二个北海道城市,道东第二大城市。座落于十胜平原,十胜川流淌于此,孕育出有名的十胜川温泉。

上车时,顺手给我们乘坐的大巴拍了一张侧身像。车身上汉字写着“阿寒湖-札幌”,也算很好认。车内座椅背袋里有中英文指示,中文明显是机翻的,语句不通也就罢了,竟然还有将Wifi翻译为妻子的谬误。

大巴奔走在道东的平原之上,若有若无的阳光渐渐消没在云层中。暮色渐起,继而深重,雌阿寒岳终于出现远方的山林之后,提醒着我们已经进入阿寒湖地区。雌阿寒岳转眼便消失在群山之后,大巴继续开进一会儿,房舍渐渐密集,一条小街出现,大巴依次在鹤雅集团的酒店下客。我们当晚投宿鹤之翼,紧邻的是游久之里——那家莫言推荐过的酒店。入店打理完毕,已经是灯火满街。按照攻略,我们第一步开始前往探寻阿伊努村。阿寒湖的街市只是个小集镇规模,沿着阿寒湖的一侧被各家度假酒店占据,另一侧多是一些贩售阿寒湖及阿伊努风格的工艺品。阿伊努村并不难找,跟随谷歌地图少时便至,转过温泉街灯火便稀少下来,阿伊努村便在前方。

穿过阿伊努村的大门,一些木屋分列在上坡道的两侧,远处的音响悠悠播放了阿伊努的民歌,将这夜晚衬托得更加寂静。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