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随残梦天边远,淡淡起茶烟。

聿之/ 四月 29, 2017/ 微雨池塘/ 0 comments

2017年,春节,北海道十日自由行。

第一次的出境旅行,我们预备了很长时间。幸运的是,如今的蚂蜂窝与穷游之类旅行社区已经充斥了大量北海道线路游记,比照着也能对异国情报掌握不少。我们早早便已计定走相对小众的道东线路,道东的冬季往往会面临恶劣天气的不确定因素,为了减少行程中的麻烦,事前免不得多看些资料,多做些设想。路线规划上,环岛是大纲,知床、网走、阿寒湖等是必选,剩下便是如何串联起这些线路。路线几易其稿,先是考虑自札幌北上网走顺时针环岛,后又改计自旭川横穿阿寒湖再逆行,最后还发现了自千岁至星野的逆时针路线。大计略定,却比不上形势变化,北海道的JR因为台风缘故部分路段不能确定何时可以恢复,星野的住宿预定没赶上,出行日的提前让线路必须重新规划:好事总得多磨。春节渐近,反复推敲下,行程的划定逐步清晰,取舍之后也大体实现了愿望清单。

DAY1 1.31

上海虹桥机场。抵达后,首先便是找到出境WIFI设备租赁处,领取预定的设备,没搞清楚芝麻信用分免押金是怎么回事,结果还是缴纳了押金。中午一点多,全日空的飞机及早便停在了登机口,根据空乘的指引登机后,按早先值机的位置靠舷窗坐下,机舱里慢慢也是座无虚席,也难怪春节票价要涨了这么多。

飞机准点在跑道上就位,伴随着发动机轰鸣倏尔腾空。大地渐远,朵云流聚,黄埔江如带。机翼划破长空浮云,姿态稍稍调整后径直转向东海方向。这场期待数月的旅行就此开始。

这天的东海上空云层密布,没有什么奇特的形态,只是平静地铺开。飞机几经爬升,终于一举挣脱云海。高天之上,一眼万里,尽是蓝与白的辉映,越往高处越是分明透彻,地球的弧线在平流层之上也显而易见。

在东海上空飞行了不知多久,绵密的白云始终将东海遮盖得严严实实。直到机舱内座椅上的航迹显示到了九州以西的海面,窗外的云层突然断了一层,仿佛在空中出现一段优美的云海岸线,将海天之蓝稍稍透露出一些来。

九州岛仿佛是此行的迎客者,云海在这片土地上空嘎然而止,土地从白色帷幔中解放开来般,晴空一泻而下,西日本的地理风情款款扑面而来。河流、高山、内海、诸岛、甚至游船在濑户内海海面上泛起的浪花,俱是一览无余。

越过濑户内海,飞机沿着太平洋的海岸渐渐逼近东京湾。顺着蔚蓝的海面抬眼望去,远处忽然聚起一簇云,即便一眼也不会认错的富士山赫然在云之巅。万里云横一山高,富士山就这样骄傲地证明自己是日本国毋庸置疑的地标。ANA自上海至东京的航班,也只有NH970次左侧靠近舷窗的才有这样的待遇。

富士山的出现,预示着东京即将抵达。飞机开始转弯并且降低高度,陆上的云层也变得丰富起来,在下午的夕照之下,富士山下的云海愈发显得云蒸霞蔚。

时间接近日本时间下午五点。太阳西悬,在云海之上仍然耀眼,但折射在云海的光线却显得愈发迷离。飞机继续下行,越近,云海越显得汹涌,光线明暗间,顿时凭添几分奔流万里的气势。

空中飞行即将结束,机翼开始划破云层,没入云海波涛。富士山再次短暂出现在舷窗之外,此时显得分外端庄。须臾之后,天上人间变换,东京湾便出现在眼下。

云上的色调是蓝与白,云下的画卷是金与青。东京湾沐浴着夕阳,山海相依,长空澹澹。云下的日光少了几分炽烈,多了几分柔和,不由得让人想起横山菁儿那张《英雄的黎明》的专辑封面。

飞机进入降落姿态,平行于海面,像一只雨燕掠过东京湾上来往的巨轮,窗外的夕阳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映下一道长长的光影,水波摇曳,熠熠生光。

落地之时,东京已经落满夜色,入关的手续并不麻烦,跟着人流很快便通过了入境审查,边检也只是简略问了句在日本待多少天(How Long)。此次,我们坚定选择了全程全日空,因此不得不在东京羽田转机。之前略有担心转机的时间问题,结果却是毫无压力。在国际航站楼领了行李,出了关,门口不远便有空乘引导方向。根据攻略,我们直奔国内转机处的全日空柜台,直接将托运行李交给客服人员,然后便一身轻松地去搭乘全日空通往国内航站楼的接驳车。接驳车间隔运行,车上有中文提示,绕行羽田机场半圈后抵达国内航站楼。在国内航站楼小憩时,看到了星巴克,不免试试,结果发现日本星巴克的价格真是比国内良心得多,而且还提供小杯。品着咖啡,候机处的座椅上渐渐人多了起来,间或中文也开始频频入耳,闲聊间发现不少国人都是从羽田转机前往北海道。

晚七点,NH77航班出发,东京都的夜色璀璨绵延,城市以灯火为血脉在大地上绘画,勾连出东京都的繁华。一路向北,青黑的云纱又起,本州岛渐渐没入深沉夜色,舷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机翼上的指示灯如星挂天边。

继续飞行,不知过了多久,大地上的灯火再次点燃一片区域,条状的、或块状的灯火带描绘着一座座城市的模样。北海道终于到了!

关于第一日的安排,许多行程攻略都是直奔札幌投宿,但是考虑到我们其后的行程,仔细排查agoda后,我们发现了新千岁航站楼的酒店。长途旅行之后,能够很快就入住想来也是明智之举。但是没想到新千岁航站楼的复杂地形,却着实花费了我们一段时间来寻路。晚间的航站楼,人潮退去,琳琅满目的商店静静地陈列在各个楼层,我们穿梭其间,不明所往。最后,我们遇到了一对同样拿着手机导航却迷路的同胞,组团现场抓到一个保安大叔,比比划划之下,总算找到了机场航站楼酒店的方向。

入住顺利——其实有点不顺利——也许一下子放松,进了房间还没发现把ito的行李箱落在大堂了,幸亏前台急急忙忙打了电话来通知。收拾停当,已经很晚,航站楼的美食店基本都已经休业,只有lawson等还在经营。于是,我们在日本的第一餐便在便利店解决了。而后许多天,便利店也成了此行重要的补给站。

DAY1 2.1

航站楼酒店的宾馆房间不大,热烘烘的暖气让人无法想象这里已是凛冬之地。天色朦胧,新的一天来临。小小的窗外,雪色将机场停车坪映得透亮。日式的小车在RX100 M4的镜头下似乎变成了玩具模型。

这一天的首要任务是去外籍人服务处。可不想,当我们抵达机场B1层时,外籍人服务处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已经到了二十多号。外籍人服务处的通过效率并不高,不少人与服务人员需要沟通许久才能离开,漫长的等待之后,我们终于取得取得北海道周游券和札幌至小樽间Welcome Pass。外籍人服务处只能划定一天指定席,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划定SL湿原号的指定席。由于外籍人服务处耽搁的时间太长,新千岁机场上上下下只得匆匆浏览,机场的集章活动也没有集齐,不过,我们还有回程的时间可以好好享受这里。

推开新千岁机场一层的门,我们终于感受到北海道的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我们率先抵达了2号站台,然而阿寒湖的车却迟迟不至,站台边渐渐聚集了些准备前往阿寒湖的国人,百无聊赖的我开始研究起站台的下水道——居然刻画着北海道的景点。最后,果然如某个攻略所说,开往阿寒湖的绿色大巴迟了十多分钟才慢悠悠到达。

上车后,我们坐到了最后排。大巴的座位并不宽敞,整辆车也是座无虚席,显然国人占了大部分。司机师傅清点人数无误后发车,驶离机场,一眼所望,晴雪满地。我们仿佛瞬间穿越过北海道的衣橱,扑进了纳尼亚的世界。过了没多久,我们抵达了第一个休息区,不过简单至极,只有如厕功能罢了。

大巴在高速自动车国道上向东,越过重山,越过平原,越过河川,一路雪白。谷歌地图上位置抵达占冠村的时候,我们顺路一眼瞥见了星野的塔娃酒店——那个此行不得不错过的愿望之一。时间过了中午,在新千岁机场购买的午餐零售消灭殆尽,目的地尚远。第二次休息在带广,这里已经是道东。停车的地方是个广场,应当还有个商场,不过二三十分钟的逗留并不能闲逛。在自动贩售机上买了饮料,老婆大人选了热饮,我选了可乐——嗯,雪天一杯可乐,再来一张特写。

带广,我们进入的第二个北海道城市,道东第二大城市。座落于十胜平原,十胜川流淌于此,孕育出有名的十胜川温泉。我们乘车穿城而过,只能粗略浏览下城市风情,并无多少印象。休息的广场是带广前往阿寒湖的乘车点,应当很靠近JR站。在某一个规划里,我们也曾计划通过JR抵达此处后再前往阿寒湖。

上车时,顺手给我们乘坐的大巴拍了一张侧身像,这趟车的影像在网上的攻略中并不多见。车身上汉字写着“阿寒湖-札幌”,也算很好认。车内座椅背袋里有一份中英文指示,中文明显是机翻的,语句不通也就罢了,竟然还有将Wifi翻译为妻子的谬误——也算是舟车劳顿之中的解乏乐趣了。

大巴奔走在道东的平原之上,若有若无的阳光渐渐消没在云层中。暮色渐起,继而深重,雌阿寒岳终于出现远方的山林之后,提醒着我们已经进入阿寒湖地区。雌阿寒岳转眼便消失在群山之后,大巴继续开进一会儿,房舍渐渐密集,一条小街出现,大巴依次在鹤雅集团的酒店下客。我们当晚投宿鹤之翼,紧邻的是游久之里——那家莫言推荐过的酒店。入店打理完毕,已经是灯火满街。按照攻略,我们第一步开始前往探寻阿伊努村。阿寒湖的街市只是个小集镇规模,沿着阿寒湖的一侧被各家度假酒店占据,另一侧多是一些贩售阿寒湖及阿伊努风格的工艺品。阿伊努村并不难找,跟随谷歌地图少时便至,转过温泉街灯火便稀少下来,阿伊努村便在前方。

阿伊努村的大门透露几分原始气氛,猫头鹰凌空注视着来客。穿过大门,一些木屋规整分列在上坡道的两侧,远处的音响悠悠播放了阿伊努的民歌,将这夜晚衬托得更加寂静。

阿伊努村并不算大,巴掌大的地方只是错落着一些原始木屋,看起来多数已经变成了各类工艺品商店。白雪皑皑、夜色深深,闲步于村中的道路,新雪吱呀作响,路上的游客寥寥无几,除去些许装点的灯饰,村子在夜幕之下显得更加原始。走到尽头,转角是一段下坡路,拐过去便是温泉街。

缓缓步行,我们终于走下坡道,温泉街道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来往的汽车与行人踩严实,所以得走得更小心。走近白汤川桥旁,鹤雅的招牌显得很显眼。靠桥的那一侧,便是游久之里,再往前一点则是鹤之翼。此时,我们刚刚脱离后村的昏暗,前方温泉街的灯火明亮,暖色调与冷色调在画面中交融,有些好看。

继续前进,和温泉街上的雪人打个招呼,路过鹤雅的各家酒店,我们来到村东寻找冬华美、滨子居酒屋。居酒屋并不难找,跟着导航一会儿便看见了《非诚勿扰》的剧照,门前的井盖喷吐了水汽,将店面掩在云雾之中。转过街角,小路的一侧是段下坡路,也是电影的场景之一。我们沿着另一侧继续走,抵达大路,路边的汽车不知多久没有开动,厚厚的积雪几乎将车埋了半边。偶尔淘气下,在车窗上画个笑脸,比个手势,也算是证明下到此一游。

盛冬时节的阿寒湖,冬华美大会自然不可错过。我们沿着街道,好不容易发现了会场指示牌,跟着指示绕了下去。阿寒湖岸边的一池温泉水,散发了腾腾热气,将远处湖上的灯光映照得更加青幽。

湖上存在着巨大的舞台,却不见表演的痕迹,只有三两工作人员在收拾什么。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开始疑心,这冬华美大会只怕是结束了,或者是今日不举办了罢。无奈之下,我们原路返回,且不如去酒店休息。房间是典型的日式和室,在出去的期间,服务员已经将被子铺开。湖景房的窗子正对阿寒湖,只是天色已晚,什么都瞧不见。雄阿寒岳在住店的时候还有深青色的轮廓,气势雄浑,只是等我们下楼后便消失在夜幕之中。直到第二天离开,雄阿寒岳便再没有显露真容。

用餐在一楼,进入餐厅后,意想不到的服务员讲了中文——刚刚的前台并没有中文服务嘛。结束用餐后,我们决意探访下游久之里,两家酒店在店内即可通过走廊抵达,游久之里那边看起来有更多的商店。闲逛之间,忽然我们听到中文——中文并不奇怪——关键的是一对游客在讨论去看八点的烟花。什么!原来,冬华美大会的举行是在晚上8点!真是被某个攻略给误导了。刚刚的探险我们只是去得太早了。

冬华美大会终究是错不过的。

探访游久之里时,我们顺便发现了酒店通往湖边的侧门。于是,我们开始前往会场。雪花又起,前往湖面的人群断断续续,这才有了开大会的感觉。结冰的湖面分外坚实,一辆警车甚至在湖上负责警戒。等我们再次抵达舞台,大雪已漫天,簌簌地沾满衣裳,人们聚集在湖面之上玩起锯冰、看起民俗表演,湖岸一边则是美食贩售处。美食尚未吃完,身后保安敲敲肩膀,指示着后方的天空——哦,原来烟花要放了。

人声嘈嘈,雪花渐寂,夜色深沉,烟火渐次繁盛,在这空旷的湖面上显得更加炫丽。烟火之流,还是需要近观才得精髓——直至最后那一颗金色流星,在天顶绽放,流光四散,才觉得真是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绚烂至极、归于平淡。

DAY3 2.2

醒来,清晨的阿寒湖像加了一层蓝色的滤镜,晨鸟从天空飞过,湖面远方雾气迷蒙,只有湖心岛隐约可见。看来今天确实不是个好天——昨天傍晚时分,阿寒湖当地旅行机构发来信件通知取消了晨间徒步活动——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钏路的安排。

早饭时间,自助餐厅的食物仍然比较丰富。取食材的时候,顺手拿了一枚鸡蛋,鸡蛋并不是很大,转过蛋壳的一端,发现清晰地标注了一行字,竟然是食用的最后期限。见微知著,不禁令人感慨日本对食品质量的管理之精细。

饭毕,开始晨间散步。此时,晨光尚熹微,夜雪已然将昨天的道路覆盖,将昨晚盛会的痕迹悄悄抹得毫无痕迹。新雪松软,踩上去吱呀一声便没了脚面,行走蹒跚,却不容易摔倒。沿着酒店后的雪径走不多远便是阿寒湖的游船码头,若是夏季,这里便有观光船停靠,而冬季却被积雪厚厚盖住。更远处,一顶帐篷里为游客提供冰上垂钓的服务,几辆雪地摩托则在湖面上来回飞驰,日间的阿寒湖已成了雪上乐园。

湖畔被的雪堆积得更高些,将岸边的芦苇丛掩了半截,余下的部分略微杂乱地插在雪地里,静静瞭望着春季的到来。湖边道路上,铲雪机呼呼地驶来,将夜雪铲开到两旁,扬起的雪粒扑面而来,分外寒冷。我们赶紧绕开,回到温泉街的前街。

早上的温泉街显得很清静,只有偶尔来往的车辆与酒店旁升腾的温泉蒸汽。回到酒店,收拾行李,准备转移。准备下楼前,窗外的天空有些许放晴的迹象,整个阿寒湖瞬间变得通透了起来,连雄阿寒岳的余脉也从迷雾中若隐若现。

阿寒湖的晴空只是偶尔露了个脸,当我们赶往游久之里搭乘阿寒巴士前往钏路,厚实的乌云再次遮蔽了天空。阿寒巴士比之前的巴士要宽敞得多,更像是公交。公交巴士依次从阿寒湖的各家酒店接上客人,然后沿着山路开始向南,不一会儿便离开了集镇,进入了山林。阿寒川忽然出现在车外,莽莽雪海,一条不冻的河流兀自在林地间穿插,与飞驰的巴士相伴而行,时而接近,时而疏远,给这凛冬凭添了不少生机。阿寒川不知何时拐了个弯,从路边的小树林中消失,公交巴士也抵达了休息点——丹顶之里。丹顶之里,我们出发之前专门收集过情报,寻常游记中并没有很多关于此地的记载,只有一些摄影爱好者似乎才会在这里逗留观鹤。由于道东的交通限制,我们最后并没有将这里列入计划,乘着休息的机会赶紧下车看看。空旷的雪原上也看不见丹顶鹤的影子,或者要进园才能看到吧。天气仍然不好,或许今天的计划都没希望了。

钏路抵达,下车的时候还有不少年轻的国人,不过显然比之前要少了,而且看起来就应当多是自由行,道东毕竟还是旅游团来得很少。钏路站的第一任务是买票,由于新千岁机场的外籍人服务处只能划定一次行程指定席,而钏路是道东难得的大城市,我们必须在此将后续行程划定。离开车站,我们很快便找到了北海道康福特酒店。酒店是快捷酒店的配置,房间很小,不过地理位置便利,性价比确实不错。放下行李,我们很快回到街头。钏路这个道东最大城市,终于有了些城市氛围,但比起国内来,也只能算个小县城罢。

到达钏路后,天空居然放晴了。时间刚到中午,我们决定尝试观鹤计划。按照情报,钏路有一家金星钏路出租车公司提供观鹤的包车服务,这家的出租车倒是很好识别,他家的出租车顶上的标识是一颗金色的星星,正如其名。雪天的道路上来往的汽车很少,晃悠了半天都不见金星钏路公司的出租车。钏路JR站旁边的出租车不少,不过看起来都是私人运营,不了解其中营运政策的我们并不敢贸然尝试。钏路JR站旁的信号灯红了又绿,鸣笛声近了又远,总算在一辆戴着星星的出租车出现,我们赶忙招手拦下。

挤上出租车,我赶忙用手机打开金星钏路官网的指南,指着鹤居村的线路给司机看。司机师傅看起来是明白了,试图向我们确认——突然我们就陷入了鸡同鸭讲的境地,师傅甚至扑腾着双手拟鹤示意,幸亏老婆机灵并且对日语尚有几分功底,我们居然就这样略微稀里糊涂地达成了约定。钏路地区的丹顶鹤观赏地点,可以分为西路的丹顶之里、钏路丹顶鹤自然公园,中路的鹤居村、鹤见台、音羽桥等。我们的期待是鹤居村或者鹤见台。可是,我们并没有弄明白我们师傅会带我们去到哪个方向。

师傅将车调转向西,似乎是难得接待外国客人,一边开车一边赶忙从车里翻出一份日英对照的旅游服务指南,尝试着紧急学习起来。一路之上,尽管语言不通,但师傅仍然尽职尽责,每每路过某个标志性建筑和景点,都会尽力提醒——虽然我们一直云里雾里。出租车由西而北,开始在蜿蜒起伏的山路上飞驰,远处的白云绵亘如山,扑叠在眼前,仿佛公路都要悄然登至白云上。

略过山峦,穿过河桥,车窗外,天边忽远。师傅指了指右手边,我看了一眼导航航迹——我们进入钏路大湿原的边缘!钏路大湿原是钏路的著名地理风貌,我们前进的山路由于山林遮蔽,并不能始终一览湿原。只有在公路偶尔出现的豁口才能瞥见——大地草海,惟余莽莽。

我们最终抵达的是鹤居村,期待达成!一下车我们便瞧见了远处的丹顶鹤,成群结队——今天真是幸运哪。道路左侧的山坡上,一间小屋子正好可以居高临下,俯视丹顶鹤聚集的空地,在司机师傅的指引下我们走了上去。小木屋大概是这里的管理处,换鞋进入后,一位中年大叔操着并不熟练的英语和我们介绍起丹顶鹤的习性,很是认真。窗边,是一排望远镜,俯身坐下,轻轻移动,一只鹤的身影俄而闪入,闲庭信步,顾盼神飞。

我们并不是这里仅有的旅客。牧场的围栏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当我们端着黑卡靠近,才发现和周围这些长枪短炮比起来真是相形见绌。一只丹顶鹤忽然振翅,飞起,咔擦咔擦——人群噤声,快门声纷纷响起。

鹤群远远地在围栏外的空地上徜徉觅食,鹤鸣阵阵。雪地、白云、鹤群,相衬相托,也是有几分道骨仙风的感觉。到了下午两点,鹤居村的工作人员开始进场进行例行投食——正是数十年来的坚持投食,钏路地区过冬的丹顶鹤才有了如今的规模。

场地的南侧,时不时有几只丹顶鹤移步伫立在小小的斜坡之上,或是扑翅斗舞、或是引颈咕鸣,仿佛是在召唤伙伴。良久,一队丹顶鹤终于在斜坡上站定队形。风吹雪尘,鹤舞于斯,伴随着声声鹤唳,丹顶鹤次第展翅,悠然飞起。

每每丹顶鹤起飞,围栏边的观者又是一阵紧按快门声。端着黑卡,要跟上丹顶鹤的飞行轨迹着实不易。一只丹顶鹤从头顶掠过,赶紧回头,丹顶鹤却已掠过小木屋。快门声又起,几只鹤从更远些的地方飞起,沿着树林向北去。天空澈蓝,白云绵远,一行仙鹤,自在人间。

返程。本以为会直接回到钏路,不想司机师傅半途竟然还带我们去到了鹤见台。是日鹤见台的旅客并不多,也不似鹤居村那样长枪短炮。此时鹤见台的鹤群也是成群结队,不过相较于鹤居村来说,鹤群距离围栏更加远,周围的环境上似乎也不如鹤居那样空远,感觉上终究逊了鹤居村一些。

我们回到钏路酒店的时间刚刚好。稍作休息,我们便开始向币舞桥出发。钏路的城市格局由许多方方正正的小格子组成,道路好像方格抄般交织,远远看去,交通信号灯层层叠叠,在积雪的映照下,格外明亮。币舞桥并不雄伟,似乎和其他的路桥也没有多少区别,凭栏远眺,钏路川静静地从桥下流向太平洋,暮云深重,夕阳斜下,币舞桥的日落缓慢、清冷、又透露些许浪漫。

夕阳的光辉折射在钏路川上,将半边天映照得娇柔明媚。币舞桥头代表四季的女神像沐浴在暮光之中,见证着春夏秋冬的变迁。

夕阳终于消失在视野,可币舞桥的日落才刚刚到达高潮。遥远的太平洋将落日余晖尽数返照,夜色与暮色交汇在天际,老气横秋的天空与河流摇身一变,竟似换了人间。华灯初上,夜色未成,这满是蓝调的世界,让人心境随着一川靛蓝,自在荡漾,心满意足。

币舞桥下左转不远便是炉端烧,沿着钏路河岸则是一处多层商场,距离预定的晚餐时间还有些时候,于是我们开始闲逛起商场。商场一层的物产多是海鲜,一个柜台边的娃娃机,抓的居然是螃蟹,也真是让人啧啧。走上楼梯,过了惬意的休息区,便是许多北海道的美食店铺。穿过商场东侧的走廊,数声鸟鸣隐隐传来,不觉让人脚步加快,推开门:一个参天圆顶的玻璃罩下,林木森森,溪水潺潺,竟是一幅春意盎然的景象。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座商场名为MOO(钏路渔人码头),此处植物园名为EGG(永春之园),是钏路市的象征之一。

炉端烧当日并不繁忙,确认预定信息后,服务员很快引导我们就位。正想着怎么点菜,服务员就已经开始上菜了,此时我才想起网页预定的时候,我们已经直接点好了套餐。于是,坐等。等到鱼虾贝纷纷置入铁丝网,炭火渐旺、炉烟忽起,来北海道的第一顿大餐开始了!

【钏路地方篇】即将结束,湿原SL号已经响起开往网走地方的鸣笛。
《雪融艳一点,当归淡紫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