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深处何人宅,半星灯火露幽微。

聿之/ 八月 29, 2017/ 吹面不寒/ 1 comments

DAY5 2.5

由网走前往富良野的列车最大利用了周游券,长达半天的车程无疑漫长而无聊,窗外永远是雪山、雪林、雪原。小睡又醒,配合着作了一次座椅方向调整,列车终于折向南方。白昏昏的太阳落下天际的时候,旭川市渐渐接近,闪亮的灯火总算让我们有了进城的感觉。

旭川JR站规模很大,现代感十足,来不及参观的我们,下了车便循着指示寻找出口。JR站外,宽敞的广场上灯光靓丽,根据事前的攻略,今晚这里将开始冰雪节的狂欢。可惜我们的目的地不在于此,却在广场对面商场的一处房间,那里可以购买直接前往富良野王子酒店的巴士票。售票处隐藏在商场的半地下,在指示牌的引导下找起来倒也不难。勉强道明我们的来意后,工作人员拿出两张前往富良野的巴士时刻表。反复看了两遍,我居然发现时刻表和攻略情报不一致,晚间没有车前往富良野了!这便是自由行的麻烦之处了!幸亏我们早就有此顾虑,在此一段旅程还有B计划。自由行,想要得到旅程的自由,就不可不在事前考虑得更多些。按照B计划,我们重新返回旭川JR站,搭乘下一班前往富良野町的JR。

JR继续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列车上的乘客渐渐稀少,剩下的多是通勤的学生——发达的铁路网,倒是让这种两城间的上学变得不那么困难。北海道六点多的夜色格外深沉,漫长的旅途颇为让人疲惫。七点,JR停靠在富良野町,清冷的空气让人心神一振。越过通道,抵达站前广场,我们招呼了一辆出租——没有直达巴士,便只能多折腾几步了。

富良野町不算很大,不过雪天慢行,出租车也开了一会。日本的出租车司机年龄都偏大,这回是一位有些年纪的“奶奶”,不过驾驶却是稳当。不一会儿,街町渐渐被山路代替,一侧从山峰绵延而下的灯火将雪道照得光鲜,这就是富良野滑雪场了。

富良野王子酒店,有两处,南侧的称之为新王子酒店。我们选择的是落成时间更早的北侧,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家酒店的三角外形。

客房在三角形的外延,房间略显逼仄,条件和道东酒店比起来差了许多。酒店人气倒是不错,各国慕名而来的滑雪爱好者在走廊里络绎不绝。稍作收拾,我们尝试前往外面看一看,不过晚间下行的山路着实难行,我们走了几步便放弃了回去吃饭。餐厅在三角形的一边,自助餐品类不算太多,不过也算精挑细选,米饭配味增汤依然是最爱的美味。

DAY6 2.6

上午的预定活动是滑雪,虽然我们不会。

在酒店的一楼可以租滑雪装备,看了一下价目表,我们决定租个半天来过过瘾。一套装备穿戴起来着实不方便,笨重的雪鞋上脚后,脚板儿绷直得几乎走不动路,适应了好一会儿才能稍微自由行动。

从酒店的侧门可以直接前往滑雪场,雪鞋虽然不方便,但踩到雪地上却格外扎实。远处的山坡上不时有健儿倏忽飘飞,从我们身旁飞驰而过,让人好不羡慕。抗着滑雪板,我们终于抵达了滑雪场,山峰巍峨,雪道茫茫无垠,甚至壮观。山脚下是一处滑雪学校,我们尝试去报个名,却被告知只有日语,英语在山峰的另一侧。学校外的场地上一群小朋友正在开心地学习,而我们只有抱着滑雪板颇为沮丧。

几度尝试自学的我们还是失败了再失败。拖起滑雪板,我们开始有些漫无目的地在滑雪场中行走。天空又开始下雪,脚板越来越疲惫,我们一屁股坐在一处斜坡的上方,看看风景。斜坡左侧有一处围栏围起来的场地,我决定滑下去看看。下到坡下,左前方的一栋房子有一些人进进出出,我不免跟进去看看,这才发现这里便是另一所滑雪学校。我急忙招呼老婆,赶到学校处,在底楼找到了一个学校的联系人,一番电话联系后,对方表示今天已经没有英语教练了。无奈之下,我们退出屋子,在场地上意外遇见一对国人夫妻,同样拖带着滑雪板有些茫然。交谈之后,我们才知道这边的场地是新手练习场所,坡道上还有自动升降机帮助新手登上不高的坡顶。练习场上的国人为数还不少,问过有些有教练的,原是很早就通过网络预定的,然而我们之前却并没有发现可以预定的渠道,看来功课做得还有不到位的地方。

登上滑雪板,尝试着通过自动升降机上到坡顶,坡道看起来不是很高,挪动着滑板,我决定试一试。看着旁白的新手,学着摆好姿势——可是,滑板刚一挪动,整个身子却不自觉向下滑了下去,直到坡道半腰,才想起来干脆躺下,终于止住失控的身体。放弃了坡道之后,我开始自行在平地之上练习,自觉稍有熟悉,再次准备登上升降机,却不料这次,还没完全登上踏板,脚下一滑,身体竟倒进一旁的雪堆……

完全放弃的我,选择从来时的山坡原路攀爬返回,顺便会和一直在坡道顶的老婆。这一小段不成功的折腾,已然让我们浑身疲惫,被雪鞋固定的脚板尤其吃力。山顶之上,不少滑雪者在雪地上优雅滑行,我们却只想回到房间躺下。再一次碰到之前的夫妻,聊了几句,才知道他们竟是租了一天,此刻真是含着泪也要多玩一会了。

回到酒店,退还装备,双脚终于解放出来,这小半天的活动真是比前面几天加起来还要累人。午后,疲劳稍有缓解,我们计划前往南部地区,直接在酒店前台叫了一辆的士。出发之前,在门口拍下白天的王子酒店,白雪掩映,更有几分清新纯真。

新王子酒店的外观造型显然要时尚些,不过酒店并非重点。穿过酒店大堂和走廊,我们再次出现在一片滑雪场上。没有了装备束缚,我们轻装简行,很快便找到了高速缆车站台。箱式高速缆车很快就装满一车,大部分是滑雪爱好者,只有我们两个看客偏居一角。缆车徐徐上行,雪道在脚下的林间穿行,滑雪者飞跃其间,若行云流水,倒也让人心生羡慕。

1 Comment

  1. Pingback: 雪融艳一点,当归淡紫芽。 – Arrowke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